原地爆炸之后一点言不及义的碎碎念

原地爆炸之后一点言不及义的碎碎念

最近由于身体的老本啃完了,以及身边的一系列事,出现了一系列的翻车与失误。技术的学习与跟进受到了严重的制约,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无助。这篇文章也只是个人的境遇与想法,毕竟每个人境遇不同,冷暖恐只有自己能知道,所以还是三思再产生可能有的共鸣。

这个学期,或者说这半个多学期,是历来最痛苦而束手无策的学期。身体、精神,都受到不少的打击,学习与工作也非常不顺利。也可以说是过去两年透支身体,忙于琐事,碌碌无为的后果。到了终末,支撑不住,申请了休学。于是这学期就欠下了巨额的身体债和技术债。

最后结论是,注意身体,坚持学习,不要纠结。

身体

身体出问题是这个学期悲伤的主线,从开学到现在(2019-06)就没有消停过。肠胃-感冒-肺炎-虹膜炎,停了这个起了那个。住了一个多星期院,创下了30天挂15个号的记录……这也直接影响了我的学习和工作。每一次面试都是带着病痛进行的。许多面试大厂的机会就这样溜走,或者说很简单的问题却答不好而挂掉。请了很多假,欠了很多课。

工作

这个学期也是找工作的学期。但由于状态极差,或者说,运气欠佳,大厂的面试都没有通过。非常感谢wzpan师兄为我做的内推,但由于准备不充分导致了每次面试都到了二轮就没有通过。在医院的时候推掉了ne的笔试面试,虹膜炎刚发的时候推掉了pingcap的面试。虽然过去两年,我认为我在技术的学习研究方面并不见得很差,但,事实摆在那儿。
我去大学城面的一家厂,应该说是收获比较巨大的。一面问了许多c++基础,二面却有了很多细节的刁难。例如我在做的IM项目,面试官问到,该IM基于TCP长链接,服务端把网线拔掉又立刻插回去,客户端要怎么办?emmm,一开始真的没想到2MSL,以及端口、地址复用的问题。还对我的SIMP的模型进行了改造,把对消息上锁改成针对FD进行的一对一的生产者消费者模型,以及work stealing的应用。这比tx的数次面试收获来得多。毕竟,电面时间有限,面试官从来不会给你讲他问了什么,该怎么办。当然,最后这家厂还是给HR挂掉了。后来该厂HR来了两次面试邀请,我都以身体原因拒绝。

我去了一家小型的游戏公司,不过进去了也是写脚本。干了一个月,身体原因辞职。厂待遇还行,996生活。那段时间周一、三、四上课,二五六上班,周日休息,通常周日还得收拾一些烂摊子。中间穿插了挂号、跑医院、检查。

学习

说实话,这学期面试官的刁难让我有点怀疑人生,或者说,怀疑自己学习的方向是否正确。我学习并钻研C++的宗旨是进行TCP编程,但给我的很多面试题都是HTTP。我对HTTP应用仅局限与GET、POST,cookie、session……总之非常基础。这给我一种想法,我的简历里没有提及HTTP,看来我们并不合适。对TCP/IP的不熟悉也让我头疼,后来我重新读了TCP/IP详解,从中发现了大量面试官问过的问题。我想,接下来没有准备好之前,我不会去面让我畏惧的一些大厂的核心岗位了,实在是太刁难了。面Java、安卓岗位的水水地进去,而我缺挑了硬骨头。我的身体状况让我怀疑我是否有这方面的能力,我需不需要转行……比如,前端也不错啊。。。。。。

说是这么说,底层网络编程还是我的追求。

家庭

家庭方面其实很难讲清楚,毕竟家家有本难念的经。但可以说,80%的失眠状况都来自于家庭的压力。因此我有很长一段时间睡眠处于崩溃状态。特别是因各种原因,例如学习、工作、恋爱,与家里人争吵,读了这么多年书三观吵得完全崩塌。家庭原因确实让我感到,腹背受敌,进退两难。这方面,不同的人,确实没有办法感同身受。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基本上谁也没有办法改变谁。但有一点很明白的是,不要一厢情愿,也不要所谓的自我感动。我不否认家人的观点,但我需要时间去适应。毕竟,一个人如果只会给你画大饼,那你就心甘情愿成了韭菜。

接下来……

既然已经申请了休学,那就老实到17当弟弟。短时间内也放弃了继续学习,选择每天健身房锻炼身体,多出去走走,多走访几个地方,玩几个景点。然后再来思考技术债事宜。由于身体的承受能力有限,也许我会转换一个学习方向,不再进行C++的深入学习了。我对找一份C++工作的愿景也感到失望。

总结

不要因为不良的生活习惯,积压了身体债,亏欠了技术债。不要因在众人面前固有的倔强,争得了面子,却亏欠了自己。

评论

Your browser is out-of-date!

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. Update my browser now

×